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官风采 > 法官园地
不拿表象当本质
——透过现象看本质
  发布时间:2014-01-18 11:00:26 打印 字号: | |
  田涛 (田涛) 在审判实践中,我们法官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当事人,而且每一个当事人都各怀心思地与法官打交道,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心理动机和不同的真实诉求。可是,在与其接触的过程中,每一个当事人所表现出来的表象,有真实的,有虚伪的,如何能让法官识别其真伪性,如何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,需要我们科学地进行分析。

  第一,法官先从诉讼材料来了解双方当事人。所谓对案情的第一印象,笔者认为,每一个法官都是从案卷材料入手的。案卷材料是无声的信息,它通过文字的表达来反映案情的一些方面性信息,这种信息可谓各执己见。原告有原告的理由和诉求,被告有被告的答辩和证据。在法官所遇到的案卷材料中,可以做如下分类:一案卷材料较为完整和详细,有原告的诉状和被告的答辩,以及双方的证据材料。针对此类案卷,法官要认真地阅卷,将原、被告提供的材料进行梳理。原告有原告的理由,而被告有对自己的辩解以及对原告的攻击,法官在其中找到矛盾点。在对待证据的分析时,先应该看看哪些证据是真实的,或者说证明力较强的,看证据是否形成证据链条,形成完整的逻辑性。如果有完整的逻辑性,且证据的证明力较强,可见某方当事人所想表达的诉求是合理和正当的。但如果有逻辑性,但证据上的证明力不强,只是一些证人的证言,而没有强有力的证据,那么也不要对当事人心理上妄加裁断,而是要持着存疑的心态,静观后变,放在之后去解决。如果证据非常简单,但却是非常有力的一个证据,对待案情是一个转折点,那么法官就能很好地去还原案情的原貌,对案情有一个比较真实的预判。如果证据材料提供的有,但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证据,那么法官就不要为这些所谓的证据所累,而是要撇开这些证据,去通过别的材料来分析案情,因为在实际的案例审判中,需要法官始终保持一种思路上的线条性,不能为无关的事物左右自己的头脑;二案卷的材料较为简单,只有原告提供的材料,而不见被告的答辩。薄薄的案卷材料,会给法官一头雾水的感觉,不知道如何下手。可是,我们还是可以根据只言片语来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。毕竟里面有对于原、被告的基本情况介绍,有原告的诉求,如果案件比较简单,属于事实比较清楚之类的,法官就可以通过长期以来的职业特点,来分析其可能存在的矛盾点,以及其需要哪些方面的支持,给自己一个想象的空间,也给案情一些普遍性的定位。如果案情比较复杂,不是一个很普通的案例,而案卷材料非常简单,那法官就要好好思考,这类案件属于何种类型,需要从哪里入手比较合适。

  其实,无声的案卷材料,给我们以案情最基本的信息,那就是原、被告的基本情况,包括年龄、性别、民族、学历、籍贯和住址等等,这些基本信息非常重要,因为每一个人,有其特殊性,也有其普遍性。何种年龄,何种性别,何种文化层次,何地之人,都有其共性,我们可以初步来对其进行一个判断,而这个判断准确性还是较高的。

  因此,在实际的办案过程中,法官不要轻易放过每一个细节,纵使还没有见到当事人,但是这些无声的信息,也可以给我们提供大量的分析素材。一旦充分利用,事半功倍。

  第二,察完案卷之后,我们就该与当事人见面了。而这个见面接触中所要传递的信息,将是非常可贵的。

  首先,我们从当事人的着装打扮上分析。俗话说,形象,是每一个人的第二张脸。而这张脸好看不好看,不是取决于相貌,而是服饰搭配,而且也不是仅仅限于女性当事人。如果当事人打扮入时,那么说明其是一个追求时尚的人,从心理学的角度讲,其骨子里是希望能被认同和肯定;如果穿着得很不得体,甚至很寒酸,说明其经济状况不是很好,或者其现在的状态不注重外表的修饰,心情欠佳,经济拮据,或者说其个人不注重审美,也或者说其故意穿成这样,以求得法官的同情,实际上其平时不是如此的装束。

  其二,看其面孔。从心理学上讲,每一个人的五官,可以出卖他的性格。比如有些女当事人面容姣好,男当事人帅气,这种人会比较自信,对于自己所坚持的东西,比较固执。但也有种相反方面的理解,这类的当事人意志脆弱,没有主见。有些当事人面目狰狞,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,而且之前心理学家就曾对犯罪嫌疑人做过一个面部的犯罪调查结果,大多数有犯罪倾向的人,其面目都不是那么让人赏心悦目,反而会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。所以,这类的当事人,也有两种极端,要么就是心理上比较另类,或者说比较变态,或者说心路狭窄,或者说是比较自卑的人,其内心脆弱。但我们都是普通的人,所以,大多数人居于平常化,不是很难看,也不是相貌出众那种,那么我们就要注意更为细节的面部表情来分析其了。

  其三,察其面部表情的变化。俗话说,眼睛是心灵的窗口。可见,观察一个人的眼睛,得出的信息较为全面和准确。所以,在与当事人接触的时候,要注意看其眼神的变化。比如在谈到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件事的时候,其眼睛下意识地动了一下,然后其才开口说话,那么我们法官就要想想,他说话内容的真实性了。如果其眼神很淡定,很从容,说明其内心没有在说谎,而是很平静地在描述一件事实。但是这种情况还有种例外,那就是当事人也许已经将说谎形成一种习惯,其会做到面不改色、心不跳的境界。有一句俗语:当谎言被重复无数遍的时候,它对于某些人来讲,就会成为真理。也许这个时候的当事人,就觉得自己撒谎也像说真理一样的坚定,那么法官就要注意甄别了,很可能这类当事人的话,不可信,千万别掉进他给法官设计的语言陷阱。也或者眼神透出冷光,那么当事人此刻的心态是冷漠的,法官就要思考这种冷漠的情绪背后,会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的,法官要好好地去探究。如果眼神是乞求性的,那么此类当事人需要被理解和被支持,他在情感上,也许已经遭受了大的打击,太需要法官来对其帮助。如果眼神是温和的,那么此类当事人比较理性,善于沟通,法官抓住这个细节,展开谈话。如果瞳孔是放大的,眉毛是皱起的,那么说明这个当事人将有愤怒的情绪,这个时候,法官就不要再谈下去了,而是要想办法让其冷静下来,舒展他自己的情绪。尽量不要将矛盾激化,惹祸上身。

  在观察到眼睛的变化之时,就要有哭的情节考虑了。因为有些当事人很会哭。而这种哭,也要分情况来对待。一当事人是真哭。也许他内心中沉积了太多的情绪,抑郁了太久,他太需要宣泄和倾诉,因此他就会情不自禁地哭,对着法官哭出来,而且哭得很伤心。面对这样的当事人,法官要让其有宣泄的时间,不要轻易打断他。待其冷静之后,再回归正题,与其进行沟通。但法官不能放下法律的威严,而是适时的点头或者安抚,也或者去采取一些细节性行为,让其体会到法律本有的温情。二是当事人是假哭。这种假哭的动机,就是为了博取法官的同情心,让法官为其服务,是其为法官设计的一个陷阱。因为在这种当事人看来,用哭就能给其带来希望。所以,他在表演,而且希望自己演得很逼真。法官不要轻易产生共情的心态,而是要保持威严,静观其变,如果察觉其是假哭,也不要去拆穿他,而是去找到新的谈话切入点,让其意识到法官没有为之动容,让其快点清醒过来。不轻易去拆穿他,是希望给当事人留一个面子,让其自己去反省,而且也不会让其将矛盾转移到法官身上。

  讲完了眼睛,就是当事人的嘴部变化了。如果当事人嘴唇紧闭,说明当事人此刻不想说话,情绪较为激动、愤怒或者说紧张,这个时候法官要善于疏导,使其能放下心结,敞开心扉地与法官进行沟通;如果当事人嘴唇微启,说明其希望与法官沟通,有倾诉的欲望,期待被信任;如果当事人张着嘴巴却不说话,那也许就是心理学上的“冻结反应”,很有可能法官在提到某事或者某人时,其内心是惊讶的,不可思议的,或者说其是心里有愧疚的,没想到法官会了解到这一层面。这个时候法官就要顺势进攻,让其吐出真情,以示让其信服于法官的能力。如果当事人嘴角上扬,其透漏出的信息就是他是过于自信的类型,对一切存有轻蔑之感,目中无人。对于这种感觉自己高高在上的当事人,法官也不要怯懦,而是要勇敢地毅然面对,在表面上要做到不卑不亢,所谓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。法官是法律的代言人,要威严、神秘且公正,以强大的气场,让其内心有所动摇,不再小觑于法官。如果在沟通中,其仍是如此面孔示人,法官就要找其软肋,主动出击了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,而且每一个案件的背后,都有隐情,每一个当事人都有其回避或者说过错的一面,所以抓住这个线索,逼其就范,让其卸下那份高傲的自尊,能坦诚地来与法官沟通。

  其四,察其肢体动作,即举止行为。有的当事人善于运用肢体语言,来加强和表达自己的观点,这类当事人应该比较自信,有主见,且倾诉欲比较强烈,但容易激动。法官在面对其时,要冷静地观察他在说到某些话时或者提及某人时,肢体语言的变化。一般来讲,每一个人的肢体语言是固定的,他不同的肢体动作,反映他不同的内心世界,以及其思维的变化和情绪的转变性。如果有的当事人,他没有肢体动作,只是一味地动嘴说话,那说明他性格较为内向,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,也或者是他比较紧张,在面对法官时无所适从,尽量希望给法官留下好的印象。

  其五,听其语调和音色。每一个人的声音,都是独特的。但在不同的心境之下,其语调和音色也是不同的。孙子兵法里曾经说到一句话“声不过五,五声之变,不可胜听也;色不过五,五色之变,不可胜观也”。因此,当事人会巧妙地运用他的音调和音色的变化,来引起法官的注意。生气、高兴和抑郁等心情之下,声音的运用,都是不同的,法官要适时关注。在其情绪低落的时候,就要尽力去安抚,或者给其时间让其平复情绪;在其情绪较好的时候,抓住时机,加强沟通;在其抑郁的时候,予以和颜悦色地开导,让其走出心理困境,活在当下,活在希望之中。

  其实,人的语言信息和非语言信息,内涵是非常丰富的。可见,“小细节,大智慧”。如果法官能观察入微,发现其信息背后的微妙变化,也许对于案情中的某些细节,也就有了大致的梳理。法官就可以了解到,哪些是当事人所肯定的,哪些是当事人所否定的,哪些是当事人所回避的,哪些又是当事人刻意去掩盖的。要得到真相,永远不要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表象,虽然古语讲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”,但现在的社会中,眼见的都不一定为实了。哲学的理论讲,透过现象看本质。每一个现象的背后,都有其本质的存在。现象是多变的,但是本质也是在逐渐变化的。比如当事人的动机,也许来法院之前,其是本着这样一个动机,但是真正来到法院之后,他的动机会产生变化,也许他就不需要达到以前的动机,却有了新的动机,又或者他不仅仅希望达到以前的动机,他又滋生了别的动机,希望通过法院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或者将损失最小化,又或者他改变主意了,不需要去争取什么,选择放弃了。所以,本质也不是固定的,当法官发现一种本质的时候,也许还存在别的本质特征,因此法官需要全面了解案情和当事人,将当事人的脉搏把握准确,才能有的放矢,尽量避免误差。

  第四,沟通是双面的,法官在与当事人沟通的时候,观察当事人的细节性变化,同样当事人也在观察法官的细节性变化。因此,法官就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,不要让当事人抓住自己的把柄,以此大做文章,将矛盾转移到法官或者法院身上。即使在言行中让其抓住了把柄,也要尽量做到避免之后的接触,产生新的把柄,让法官受制于其,无法全身心办案。

沟通就是倾听,法官与当事人都在听彼此说话。而针对不同的当事人,其文化层次的不同,理解力的不同,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不同,都会使这个“听”产生误差的可能。当出现这种误差的时候,很可能导致误解,错误是非常可怕的,会伤害到当事人的自尊或者情绪。怎么样避免,就需要法官在了解到当事人的基本层次之后,做到对不同的当事人以不同的切入点,展开谈话,以及采用不同的语言风格和语言层次,让其与自己没有对话的障碍,使其不反感与法官沟通,尽量获得当事人对法官的信任之感,是最佳效果。

  第五,当事人会利用外围的力量和自我讨好,对法官造成威胁。这种外围的力量,可以理解为其利用社会关系、舆论压力或者当事人自身的优势,来对法官造成一种无声的压力。这种表象的背后,其赤裸裸的目的就是为了征服法官,让法官为其所用。法官应该临危不乱,既给足其面子,又要表明自己的法官立场,公正严明,让其无可乘之机。对于其抛来的讨好的“馅饼”,法官更应该要坚守立场,不被“糖衣炮弹”所攻击。当我们看清其面目的时候,就会觉得当事人的目的是多么可笑,法官不能趋之若鹜,忘掉自己的职业操守和精神信仰。

  综上所述,笔者也许概括的还不够全面,但我们本着“因时而变,因势而导,察其言,观其色,闻其声,导其行”的原则,让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接触,避免心理学上的首印效应、近因效应和晕轮效应,巧妙地采用各种心理技巧,让当事人愿意与法官沟通,让法官能清醒地透过现象看到本质,抓住问题的关键,将案件顺利解决。毛主席曾经说过:“我们看事情必须要看它的本质,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,一进了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,这才是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。”因此,我们法官要坚信,科学分析的前提,便是对信息准确而全面的把握。
来源:政治处
责任编辑:田涛